近日,姚三(化名)一纸诉状诉至法院

要求法院停止对其正在居住的房产的执行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请看本期法官说法

赠房给儿女怎料被查封

夫妇主张享有居住权拒绝房屋被执行

2010年5月,姚三与郭娟(化名)俩夫妇心疼自己的女儿姚芳芳(化名)租房度日且生活拮据,便将其名下的自建房屋无偿赠与姚芳芳,双方签订了附条件的赠与合同并进行了公证,其中约定将房屋无偿赠与姚芳芳,并约定姚三及郭娟享有其在世期间房屋的居住权,姚芳芳同意并接受了赠与。

2010年9月29日,姚三和郭娟将房屋所有权过户至女儿姚芳芳名下,夫妇俩则一直居住在该房屋中。

直到2017年,事情发生了改变。姚芳芳因与曾国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被诉至法院,后因姚芳芳未能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法院对姚芳芳名下的房屋进行了查封。但姚三夫妇对执行却甚是不服,认为自己在世期间还享有该房屋的居住权,法院无权对其进行查封。

那么,

姚三主张的居住权及土地使用权

是否能够排除法院的执行呢?

“居住权”约定仅为赠与行为

无法排除法院执行

在现实生活中,父母辛劳半辈子为儿女攒钱买房的现象屡见不鲜,但由于父母们又忧于自己晚年无房可居,因此便产生了类似姚三与小姚之间的附条件的赠与合同,其中大多数父母所附条件即为享有对房屋的居住权。那么,倘若房屋在赠与后涉及司法诉讼,该居住权是否可以排除强制执行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五条 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对已登记的不动产,应当按照不动产登记簿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

本案中,姚三主张其享有房屋的居住权,但讼争房屋实际登记在姚芳芳名下,且姚三主张的“居住权”不属于我国现行《物权法》规定的物权种类,不具有排他性,对“居住权”的约定只能视为附条件的赠与行为,故其主张享有居住权而排除法院执行不能得到法律的支持。姚芳芳作为被执行人,且是房屋的实际所有权人,人民法院对其名下的房产采取的查封措施并无不当。

什么是“居住权”?

居住权是指对他人所有的住房及其附属设施占用、使用的权利,具有时间性、无偿性、不可转让性等特点。

居住权起源于罗马法,作为典型的大陆法系国家,德国和法国早已将“居住权”这一概念引入其各自的民法典中,而我国现行物权法规定中的物权种类里并未包含居住权,故其不能作为排除执行的依据。

近年来,对于“房子”的讨论热度居高不下,2019年12月,民法典草案在征集了广大群众的意见后审议提出了“居住权”的概念,若“居住权”得以通过,则父母对其子女的房屋享有的居住权、离婚无房配偶在一定时间内对配偶的住房享有一定居住权将有望得到法律的保障。